少主请爱我一次

这里主吃all耀嗷!!
主产all耀粮,但其实我吃很多的!各种aph各种cp我都吃Enmm杂食,无雷Enmm雷点大概菊湾吧。
本人初三渣渣狗一只,手机日常不在自己手上,随缘更新,挖坑狂魔一个。
最后,这里茄子,请多关照!_(:ᗤ」ㄥ)_
(ps:dwmcf,mxtc是拉黑的,dw现在只喜欢佣兵和all佣)

。。。。竟然过120fo了,有点性♂情复杂,我连60fo点梗都没写完●▽●,enmm开车吧,把最后一辆车开了,120fo点车梗,仅限all耀_:(´□`」 ∠):_

车【all耀】海的儿子2

https://m.weibo.cn/6833850639/4310182195027005

要是再翻了的话我就等风头过了再补_:(´□`」 ∠):_
露中车,强迫向

【黑三角肉】翻车老王欢乐多

语言粗鲁
全文人物ooc
文笔不好
很小白
一点也不好吃QAQ
浪荡老王系列,不能接受请点叉,谢谢你全家●v●

https://m.weibo.cn/6833850639/4310043408570918

【all耀】一个刀子文手画手的群宣。

来吧!刀子超好吃的!

木霁:

*只收all耀刀子文画手。来者不拒。当然,如果有圈外太太愿意来指点的话,也是很棒的。

*禁止闲聊以及聊时事政治的敏感话题多次。一次禁言,三次踢群。

*进群自然是要产粮的。还会定期有任务的。任务不做,一次禁言,三次踢群。

*进群请加△,Lof+名字。L大写。

*群号913230363。



小甜饼(误)【红色】

  输了筛子的写的段子 @宜玄亦是景熠 速打,文笔不好,后面有巨糖。(误)



王耀坐在椅子上包着饺子,眼神还时不时瞄了瞄时钟。

  直到在他安安静静的包完最后一个饺子的时候,门铃响了。

  王耀面露喜色,拿起旁边放着的手巾擦掉了手上的面粉就啪嗒啪嗒的快步走到门口处,开了门。

  王耀刚开门就笑开了花,门外的林晓梅朝王耀怀里面扑过去,甜甜的叫着大哥,王濠镜风度翩翩的拿着礼物走进了屋里,王嘉龙别扭的看了王耀一眼,趁着林晓梅放开王耀的那一瞬间,抱了王耀一下,然后就像是火烧屁股般松开了王耀。

  林晓梅不屑的朝王嘉龙比了个鬼脸,暗地里嘀咕一声傲娇鬼。

  王嘉龙眉毛一挑握紧了拳头,看向林晓梅,王耀见情况不妙,安抚似的揉了揉王嘉龙的脑袋,然后王嘉龙就像是由爆怒了的雄狮一般变为了安分的小狼狗。

  王耀无奈的笑了笑,招呼着他们趁热吃那一锅已经煮好的饺子。

  一家人你说我一句我说你一句其乐融融的坐着吃着饺子。

  林晓梅放下碗,说是王耀穿的太少怕冻着王耀,便自顾自的走进了王耀的房间想要为王耀找一件衣服披上,却在翻找衣服的时候看到了一条白色旧旧的围巾,她拿着围巾转头疑惑的问王耀这是谁的啊,怎么没见大哥买过。

  王耀看向林晓梅手中的围巾,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住了。

  他眼中像是蒙住了一层灰,许久他才说话。

  带着王氏兄妹在自家大哥外交时见过最多的虚假笑意,柔声说。

  “就是那个带着我走进红色主义然后消失不见的那个家伙送的啦。”

突然想到的,心疼老王

孤独是五千年里对他来说最长久的陪伴。

霸道老王和他的四个贴身男仆

  沙雕向,给我媳妇 @茶汤 的生日贺文拖了很久,主要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写😂😂😂,最后再祝一次迷子生日快乐!!!





我是王耀,是一个有钱的贵族,我家财万贯,被底下的百姓深受爱戴,每天我都能收到由我四个贴身男仆其中一个,来自英国伦敦名为亚瑟·柯克兰送来的司康。

  这个拥有着粗眉毛的家伙是我那第二个贴身男仆,来自美国的笨蛋的表哥。

  而这个美国笨蛋自从来了我家,家里面的各种角落都有蓝蓝路的身影在招手。

  而我的第三个贴身男仆,他是一位十分浪漫骚气的法国人,他常常裸露着身子行走在家的大宅内,以至于我十分排斥他跟着在我的身边,毕竟贵族的身边不允许有这么一个失礼仆人。

  则说说我的最后一个贴身男仆伊万,他来自俄罗斯,他有着比棉花糖还酥软的嗓音,声娇体柔易推倒还能保家卫国,武力颜值超高的小天使!

  除了喜欢和那个美国笨蛋互怼弄的房子破破烂烂以外,几乎没有什么毛病,虽然如果可以的话那就是不要总是喝光我的医用酒精。

  既然已经介绍完他们的情况了,那就说说他们的名字吧。

  亚瑟·柯克兰,标准的英国人,经常做饭给我吃,但其司康就像之前康博士拿过来的生化武器一般的味道,所以每次我都是塞给了那个美国混蛋。

  美国混蛋叫阿尔弗雷德,据说是从小吃亚瑟司康长大的倒霉孩子,曾挑战一天吃五十个憨八嘎,还求着我借给他十块钱买冰阔落,结果到现在都还没还我的混蛋。

  而之前说过的那个法国裸奔狂魔则叫弗朗西斯,我曾计算过他一天朝我挤眼睛的次数是500次,对我做了200个飞吻。这个法国人刷新我的下限无数次,让我对法国人的印象总想成光明正大不穿衣服到处飞吻的变态。

  伊万·布拉金斯基,我一生中最爱的小天使,他不仅器大活好【划掉】,还特别乖巧,在其他三个男仆不听话的时候总能第一个让我开心,每当阿尔又要偷我钱的时候总能逮住阿尔绳之以法。

  王耀转了转头,看了看在自己身旁各自干各自事情的四个人,敲了敲前面的桌子,然后原本正在喝茶的亚瑟抬起了他的头,正在梳理头发拿着镜子趴在王耀腿上的弗兰西斯也抬起了头,打的热火朝天的伊万和阿尔也停下了手中挥舞的扫把看向王耀。

  王耀用手擦了擦鼻子,面瘫的说:“我饿了,做饭。”然后撑住了下巴又补上一句“亚瑟你别跟弗朗一起进厨房了,厨房已经装修了七回了。”

  亚瑟脸上优雅的表情有点挂不住了,他尴尬极了的摸了摸鼻子,然后就看到弗朗西斯那灿烂又欠扁的脸。

  弗朗西斯用手梳了梳自己金色柔顺的头发,风骚的抛了个飞吻然后喜fafa的进了厨房。

  亚瑟咬了咬牙,硬生生的把到嘴的脏话吞了下去,这样不绅士的举止会让王耀嫌弃的。

  阿尔嗤笑着亚瑟,然后搂住王耀就要亲下去,到只有一厘米的时候,杀出了一只露咬金,一水管就要往阿尔身上砸。

  阿尔亲了一下王耀的嘴唇,便躲开了伊万的水管,他恼怒极了,大喊着伏特加混蛋就抄着扫帚和korukoru不停的伊万又打了起来。

  王耀看着眼前的惨状,拿起了钢笔,娟秀的字迹写在牛皮纸上。

  然后压了几张纸盖上,拿着外套就走进了房间,随后便是四个男人争先恐后的追着王耀进房间。

  又是一天过去了,是的这就是我王·老腰精·霸道·面瘫·耀的日常。

  不久后房间里面响起了一阵阵和谐的声音,被遗忘的饭菜和那写了字的牛皮纸。

  不知从何而来的风吹起了压着牛皮纸的纸。

  上面写着,今天的一天依旧很和谐(放屁)。

我这七天干了啥!

国庆七天没肝出个什么,,,我,,我杀我自己。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中秋节发刀也是没谁了,cp红色,起因大概是老王想要和伊万扯证结果伊万和老王分手奔向了安雅的故事然后绝望的故事,ooc严重,觉得扯淡的请点叉。
文笔渣到爆!




  王耀睁开眼睛,他躺在自家的床上,干楞看着天花板上面精致的花纹发愣。

  心口沉闷的黑色情绪缠绕着让人仿佛喘不上气,名为压抑的怪物贪婪的吞噬着希望的光。

  他脑海里面闪过自己经历过的种种事情,画面像老照片一样灰白,破旧,无望,这是他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证明。

  他想自己这样的一个人有什么资格活在世上,享受着来自现实温暖的阳光。

  他突然起身抱住头,像个经历着寒冬的可怜的孩子一般,身躯颤抖着。

  明明是开着灯的,但王耀却觉得自己周围是永无止境的黑暗,冰冷的寒意一波一波的袭来。

  他不知道自己从何时开始喜欢在身上留下一个一个深深的刀痕,不知道从何时讨厌出去,不知道从何时讨厌起了热闹,不知道从何起如此想死。

  或许是同学们的孤立,或许是父母的不理解,或许是自己对于伊万单方面付出,却换来分手的失败感情。

  他不记得了,记不起那一张张脸,那些永远只有讥笑和不耐烦敷衍的脸,那种被世界遗忘的无奈。

  他拿起旁边放着的刀子,毫不犹豫狠狠地扎进了心脏处,王耀闷哼一声,脸色更差了一分,但他的眼神是那种对离开世界的满意,他勾起一抹浅笑,刀再次往深处探去。

  血像唯美的彼岸花盛开一般浸染了衣服散开来,王耀支撑不住的倒了下去,他仰躺在床上,手也从刀柄处离开垂落在肚子处。

  王耀耳边似乎是有沙漏的声音,身上的痛来的迅猛,先是四肢被死意的冰冷吞没,然后再是意识开始涣散。

  死亡倒计时像度日如年那般缓慢。

  在如此死寂的空间中插进了一道短信铃声,王耀侧过头看着亮起的手机屏幕,发信人写着伊万,短信内容看的让王耀嘲讽的笑了。

  他闭上眼睛伴随着耳边不停响着的短信铃声,心脏再也跳不起来了,王耀他从这个从未善待他的世界满足的离开了。

  嘴角上扬着,他终于可以如愿的把这一生受尽的苦埋葬,像只自由的小鸟一般奔向蓝天。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all耀】蝴蝶2

Enmm,,我是耀厨的QAQ主要是我为什么要听着黑塔鬼歌单写文啊!我真是的傻子!〒▽〒原本想写无虐待少主的,结果打着打着就上瘾了。。Enmm。
全程ooc,逻辑废,文笔渣,乡村野小子耀,接受不能请点叉拜托(・▽・〃)




  平时死寂一般的庄园在这一天插入了一道喧嚣。

  王耀被拽下了车,亚瑟的手像一把钳子一般,握住了王耀的手腕。

  被这疼痛迟钝了自己的思想王耀,还未反应过来,他就亚瑟嫌弃极了的松开了手,王耀惨叫一声,然后一屁股做在了地上痛苦的皱紧了五官。

  亚瑟冷冷的看着坐在地上正四处揉自己疼痛地方的王耀,高傲的像只花孔雀一般。

  “你给我记住,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弟弟,以后别像一个没有教养的人,等一会会有人带你去你的房间,我先走了。”

  亚瑟说完,抬手看了看表,然后对着旁边两个站着的大汉指了指王耀便走出了大门。

  身上带来的痛楚让王耀说不出话,只能在地上坐着,而当亚瑟走到他旁边的时候,却像一只疯狗一样爬起来死死的咬住了亚瑟的一只手。

  被牙齿死咬的滋味并不好受,亚瑟皱了皱眉,然后另一只手大力的扯住了王耀脑后的小辫往后拽。

  “松开。”亚瑟说道,拽着王耀头发的手更加用力。

  听了这句话的王耀并没有松开,而是继续狠狠的咬住亚瑟手,一双棕红的双眸写满的是倔强。

  旁边的两名壮汉看到这一出立刻就要上去打晕那个不知好歹的乡村野小子。

  但亚瑟松开了拽着王耀的那只手,然后对着两人打了个手势,壮汉便一脸茫然,又站在原地不动了。

  亚瑟看着咬住自己手的小鬼,眼里面闪过一丝阴霾,他用另一只手打了个三的手势,接着他念出了三,二,一。

  “唔啊!”突然王耀像一个断线的风筝飞出了2米,他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肚子,瞳孔因为再次剧烈的疼痛放大,不住的咳嗽起来。

  亚瑟甩了甩从王耀口里面挣脱出来已经咬出一处血牙印的手,拍了拍刚刚踹王耀的那只腿,傲慢十分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吩咐那两个人把王耀带下去敷点药便走了。

  当王耀被两人抗着走的时候,王耀被那一腿踹的神志不清,任由两人在身边说一些讥笑他的话也不曾还嘴,像个破布娃娃一般任人摆布,然后被他们带到一间很大的房间,往床上一扔,两人就说说笑笑的走出房间,然后锁上了房间的门。

  王耀躺在宽大的床上,刚刚被敷完药膏的地方,现在开始火辣辣的发挥起了药效,让人难受极了。

  冰冷豪华的房间没有一点生气,让人窒息的气氛朝王耀围了上来,王耀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他凝视许久,突然措不及防一滴眼泪滴落了下来,接着一滴又一滴的滴落下来,然后在枕头上扩散成小花一般的水痕。

  王耀他觉得以前从未想念的小破家,现在却极其想念。

  “唔!本hero怎么在这里睡着了!亚蒂肯定回来肯定又要骂我了!”

  从床地上传出的少年声音带着懊恼,似乎正在从床底下爬出来。

  王耀震惊十分,他不顾自己还泪眼朦胧以及身上的伤便坐了起来。

  然后他看到了一头金灿灿头发的少年睁着一双碧蓝的眼眸同样震惊的看着自己。

  王耀当时是怎么想的呢?想的大概可能是,他的眼睛是大海的颜色吗?好美。